归纳起来主要有印染、蜡染、扎染、拔染四种,
分类:风俗习惯


图片 1

全世界各地都有不同的染织传统,民间印染作为一种乡土艺术,与特定的气候、土壤、劳作和栖居方式密不可分。民间印染作为仍然在延续的无形文化遗产,作为地域文化的血脉和基因,亟待得到就地保护和就近研究。近日,中国染织艺术研究中心在江苏南通挂牌成立,将协同同时成立的南通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院,对中华三千年来珍贵的染织技艺进行系统的整理研究和传承。土布上的蓝花是乡间盛开的野花,是走进城市、走向现代生活的人类所共同怀有的美好记忆,是共同的文化遗产。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艺术史论系主任陈岸瑛的一席话,代表了许多传统染织研究者的心声。

中国民间蜡染俗称蓝印花布,是中华民族民间艺术的瑰宝,它保留着最古老的传统工艺,手纺、手织、手染。体现着劳动人民的聪明才智和对生活的美好追求。蓝印花布以耐磨耐脏及透气吸汗的特性,深为群众所喜欢,走近千家万户。由于地域的文化不同,又渗透着多种多样的地方文化特色,产生不同的流派和风格, 随着时间推移和民间艺人的消亡,这种民间艺术瑰宝也先后走向衰亡。近年来,专家学者呼吁抢救民间文化遗产,收藏家也重视收藏,才对蜡染工艺给予重新重视和保护。归纳起来主要有印染、蜡染、扎染、拔染四种,吴元新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南通蓝印花布传承人。一、福鼎蜡染调查 《福建通志》总卷48《福建列仙传》载:“太姥尧时人,以炼兰为业。称兰妪仁母……”。太姥娘娘又称兰姑,兰母,种兰(兰即蓼兰,一年生草本可作染料)染布。由此福建染布可追朔到尧时,太姥是福建先民染布的始祖,蜡染始于染布。福鼎民间有一传说,明代时有一染花布师傅,武功很高,与一外方游历来福鼎桐山的拳师比武时,顺手将他抛进染布缸里,把他全身染成青色,后来福鼎人称功夫差的拳师为“青功夫”。说明明朝时期福鼎就存在染蓝花布行业。 福鼎蜡染究竟始于何时,无文字明确记载。我们从蜡染作坊传承人口述了解清代福鼎蜡染已有十多家作坊。据桐山吴永盛染坊仍健在93岁的蜡染老板吴新造口述,他的曾祖父就开始蜡染。溪西桥王永泰染坊、店下选城朱协顺染坊、前岐李云森染坊、照兰黄增孟染坊都在清代就搞蜡染行业。社会上还出现“染花担”,穿街走巷,走乡串村,收集零星印染花布。并带纹样让人选择。蜡染生产的大花被家家户户广泛使用,根据当地的风俗,结婚时要做一床新的兰印大花被,生孩子外婆要送蜡染的背巾、裙仔等。福鼎的畲族更是喜好蜡染做成的被、头布及各种饰物,当时蜡染作坊生意很好。蜡染作坊称为“酱缸、酒缸、染布缸”的三缸行业。福鼎最大的蜡染作坊首推桐山吴永盛作坊。染布艰苦费体力,染完的布要进行采布,一个五、六百斤元宝状采石压在布简上,左右摆动采布,使布光滑细腻。当年吴永盛染坊工人有来自浙江平阳、泰顺和福建柘荣等地。兰印花布也销往浙江平阳泰顺和柘荣、福安、霞浦等地。一年土青染料需数百担。解放后58年合并为印染联合社,笔者公爹黄文凯任印染社主任,产品由百货公司包销,后由于市场新花布品种增多74年后才停产。 蜡染的纹样来自花版,花版好坏决定蜡染艺术的品质。当年刻花版的艺人,多数为纸扎艺人,他们是当地的民间能工巧匠。桐山著名艺人庄应中现90岁,其父叫庄吓晋,刻花板创作以人物为题材。最好花版是桐山和西阳,吴永盛花板由传承人吴克明所刻,福鼎雕刻的花版销到平阳、泰顺、柘荣、霞浦、福安等地。可以这样说福鼎蜡染的艺术风格也影响了周边地区。花版是以十多张的棉纸或用牛皮纸,用柿浆裱褙成厚纸板,干后画上纹样,手工镂刻而成,最后双面再涂上桐油防水蚀。 民间艺人还吸收剪纸、刺绣、木雕等传统艺术图案进行创作,不断丰富印染纹样。花版的图样有龙凤、花蓝、花卉、人物、祥草、缠枝藤、蝴蝶、蝙蝠、葫芦、流云、梅、竹等寓意吉祥。如龙凤呈祥、鸾凤和鸣、梅鹊闹春、松鹤延年。人物有麒麟送子及官人、状元、宫女等,解放后花版还有鸡、猪、牛、羊等六畜表现农村丰收富足生活的内容,人物也出现工农形象,头戴五角星帽。 蜡染用布主要是当地土织布,民国时期福鼎桐山溪西桥建有土织布厂,在乡村农户自家都能织土布。土织布数丈卷成筒状,也称简布。印染作坊到各家各户收购土织布,加工成兰印花布或制成大花被面出售。解放后印染社用十六磅白斜纹布。 福鼎的蓝印花布主要用途制被面称蓝印大花被,以及大围裙仔、包袱和包袱头、背巾蚊帐、窗布、帐帘等。 蜡染用染料是土青,由蓝草加石灰水在坑中经过发酵形成的蓝靛,发酵技术主要由老板亲自掌握。解放后逐渐被大青粉染料代替。蓝草为蓼科植物,一年生草本,农历三月种植,七月开花,八月可收割,福鼎前岐一带旧时也种兰草,销往浙江。秋天将兰草置于坑中发酵,第二年春方可形成蓝靛,福鼎交界苍南一些农村至今沿用传统方法制取蓝靛染布。 蜡染用浆:一是黄豆去皮磨成浆,渗入石灰和少许明矾搅拌而成。另一种方法是米浆渗入谷壳灰,用70度至80度温水泡制,这种染法由于浆水较松,青天色部分渗透布中,形成裂纹即冰纹,产生极美的肌理效果。 蜡染花布制作过程,先将土织布漂洗晒干,在土织布上铺设计好的花板,然后上浆,上完浆放在架子晾洒至八成干,放染布缸中染色,染布缸深约3米,直径约2米多,缸下面置大铁锅,用于升温加热,预先放蓝靛加热至一定温度才放入上浆后的布,继续加热一段时间,冷却后并不立即取布,而是将布在染缸中浸泡1—2天后,才取出布拉到溪中漂洗,洗完就近放在溪边坝上或鹅蛋石滩上晒干,再拉回。用刮刀将干的浆料除去即刮花,刮花完的布还要进行一次漂洗,洒干才完成的蓝印花布的制作。二、福鼎蜡染艺术 福鼎地处闽浙交界,依山傍海,水陆交通方便,福鼎盛产茶菸,直销苏杭,也带来经济与文化交流。福鼎经济、文化历来受苏浙影响大于福州闽南。文化交流融汇,形成有地方特色边界文化。特别是清乾隆四年置县以来,人口增多,经济繁荣,迎神赛会,民风民俗的兴起,民间艺人创造出不少地方特色文化,如:剪纸、刺绣、饼花、木偶、眠床、纸扎等瑰丽的民间艺术,蜡染也为其中之一。 一、装饰性:蜡染色彩兰与白,色泽单纯,幽静自然,似剪纸,似青花。朴素、大方、无华别具韵味。它常用以点连线,疏密的线与大小的点和块面组成形象,纹样组合上常呈现有规律的重复和有组织的变化,一方连续,二方连续,三方连续,间隔疏密,宽窄主次,错落有致,体现出事物的节奏感和韵律感,成为独特的艺术装饰效果。 二、夸张性:蜡染常以人们周边熟悉的题材,但不局限于自然和事实,大胆地概括,集中,提炼,夸张,变形,也不受时空的限制,将一年四时的花草组织在一起,把生活的、非生活的组织在一起,使其比生活更美。它常把龙、凤、荷花、流云、梅竹、牡丹、祥草、人物组合在一面花被上,用浪漫主义的表现手法达到求全。 三、完整性:为使画面达到完整性,使构图饱满,平衡,统一。如大兰花被常用园形或蛋形图案为中心,四周拼以三角形组合为正方形或长方形,上下夹边或左右夹边又成为正方形或长方形,这种夹边图案,往往是连续图案,使构图显得多变而统一,达到非常饱满的艺术效果。 福鼎蜡染人物造型大方,粗犷,古朴别具一格。构图均衡,常常单独长方格成画面,一件大花被由十二图或十六图组织而成,用同一块花版,正反对称印法,在表现手法上与龙凤祥草的大花被以点连线不同,多用块面组合,白色的块与块之间留出蓝的线,线与线之间组成框架,框架之间再填上大小块面的花草、人物,每个框架中人物对称四人或六人,在数量上符合群众双双对对吉祥的理念。而且十分强调统一多样化。一面花被上多的有十六个框架的人物,而每个框架人物花纹都不尽同。这种表现方法,在全国众多的人物蜡染中为少见。 蓝印花布除大花被、包袱有组合花板,其他围裙、帐帘、窗帘、裙仔等均以散花为主,见图窗帘(高63厘米,宽90厘米)、大围裙(裙头79×12厘米,全长100厘米,裙底88.5厘米,裙边5厘米)、小围裙(裙头65厘米,全长55厘米,宽68厘米)。 以下例举,双凤朝牡丹大花被、龙凤大花被、人物大花被三件实物,看它的构图美。 大花被由多片纹样花版拼成。 双凤朝牡丹或称鸾凤和鸣大花被,四幅布拼成,每幅宽40公分,长1.8米至2米。中心图为圆形,直径88公分,由两片丹凤纹样对角组成,空间散布祥草,四角由四片三角形花蓝纹样拼成方形,全图为95公分×95公分的方形,左右再加30公分、长95公分的花片,内容为六组复方梅竹。又加上长180公分,宽40公分图案,被全长180公分宽160公分。 龙凤大花被:由二幅半布组成,一幅宽70公分,长160公分,另半幅为40公分。被心图案为鸭蛋形,宽直径61公分,长直径90公分,由两片丹凤纹样对角组成,空间散布祥草,四角四片荷花图纹样拼成宽61公分,长105公分的长方形,上下由两片双龙、荷花、卷云图案拼为长105公分,宽354公分,四周均三方连续花纹,宽10公分,图案为如意,花草等。人物图案大花被:每幅四图人物,有三幅,十二图,四幅十六图布组成,每幅宽50公分,长2米,,每块图案长43公分,宽33公分,每图四个人物或六个人物,由一人纹样对印而成,人物和花纹绝对对称,人物,两男两女,造形古朴生动,作舞蹈动作,有的图案加双喜字。

刻花

传统民间染织品广泛应用于被面、床单、门帘、方巾、兜肚、枕巾、挂饰、帐檐、服装等生活用品,表达了劳动人民对白头偕老的向往、子孙繁衍的祈求、长寿永生的企盼、家人平安的祝愿。20世纪初,外来印染设备进入中国,新面料、新花型在大城市流行,后来慢慢进入中小城市,民间染织土布逐渐在百姓生活中被淘汰。时至今日,一方面,随着染坊老艺人的过世,古旧染织纹样及花版随之消失,另一方面,存世的染织品和传承人及其技艺却未得到应有的关注。中国染织艺术研究中心的成立恰逢其时。

民间印染工艺,归纳起来主要有印染、蜡染、扎染、拔染四种,其中印染和扎染最为突出,蜡染和拔染次之。民间印染花布,从实用意义上讲,是物质产品;从装饰纹样来看,又是精神产品,它不但具有实用价值,也同样具有审美价值。同时它选用的纹样素材往往都会含有某种吉祥的意义,直接或间接地反映民族共同的心理状态、传统的民间风俗和人民的审美情趣等。印染花布分蓝印和彩印两种。蓝印花布相传久远,是目前农村、城市都流行的一种富有乡土气息和中国民族特色的绵制印染品。它的生产工具简便,手工操作,虽然只用一套色彩且色泽经久不变,它的花纹都是些喜庆吉祥题材,富有变化而又实用。它是用油纸刻板,由于纸面的限制,线条不能互相连续,只能用短的断线、点或大块面的图形来表现纹样,不是白底蓝花就是蓝底白花这两种,可作门帘、被面、床单、头巾等等。彩印花布多用于用作包袱皮、桌帘,是在白布或浅色布上用三四种色彩套印而成,绚丽多彩而又散发着泥土芳香。蓝印花布和彩印花布大多以鸳鸯荷花、鱼戏莲、佛手、桃、松鹤、凤凰、牡丹等吉祥图案表现连生贵子、多福多寿、富贵等意思,如果用于门帘,还会配有贴题的对联、横幅装饰,构图饱满,表达了人们向往美好的情感。在我

菊花、桑椹、树皮等植物原料经科技处理化作环保颜料,染出一片江南风情,引得游客纷纷驻足,每天都有人购买——桐乡蓝印花布更“文化”了 在桐乡,一贯朴素的蓝印花布如今也“花俏”起来:传统的蓝白布上,点缀上几抹亮色,竟也别有一番风味。令人惊讶的是,为蓝印花布增色的颜料都取材于当地常见植物,布匹上不用一点工业染料,因此十分环保。 乌镇景区染坊65岁的沈师傅是土生土长的乌镇人,从小穿着蓝印花布长大。他几乎每天都在染坊为游客表演印染花布,他说:“看着这些花布,就会想起儿时奶奶缝制的被面,非常温暖。”他制作的彩拷花布也一样带着江南独有的温润。尽管色彩丰富,但不失雅致。他说,蓝印花布和彩拷花布作为民间衣料,与当地的民俗紧密结合,旧时婚、丧、嫁、娶中,都少不了它的身影。 “其实彩拷花布是蓝印花布的‘升级版’,古已有之,我们只是在保留传统风貌时融入了新技术和时尚文化元素。”桐乡丰同裕蓝印花布艺公司工艺师钱思勋解释说,由丰子恺祖辈创立的丰同裕染坊,就曾印染过彩拷花布,后来这种花布濒临绝迹。2003年,新成立的丰同裕公司走访老艺人,摸索手工彩拷工艺流程,经过几年实践,终于在去年开发出了融合新技术与新纹样的彩拷花布。富有特色的花布手工草木印染技艺得以保留和传承。 蓝印花布变“花”了,但纹样图案依然取材于民间故事、戏剧人物,图案寓意吉祥,充满喜庆色彩。在展览处,一条印有“凤穿牡丹”被面特别显眼,沈师傅带着徒弟花了一个多月才制作完成。丰同裕的工艺师们还大胆吸收剪纸、刺绣、木雕等传统艺术图案,丰富了彩拷花布的纹样。除了旧时的民俗,当地采桑养蚕、菊农采菊等农民劳作的景象也被融进了花布之中,带有浓郁的生活气息。

中国的染织艺术发端于新石器时代晚期,初成于商周,发展于秦汉,经过魏晋多元融合,到隋唐时代已经蔚为大观。宋元明清随着经济重心南移,江南一带的染织艺术地位日益凸显。清《光绪通州志》载:用以染布,曰小缸青,出如皋者尤擅名。 说的就是南通一带的蓝印花布。对蓝印花布情有独钟的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协主席冯骥才为该中心的成立发来贺词,他认为在中华民族历史上,民间最主要的染织是蓝染。人们从大自然发现和获取原料,通过不断创造、积累与代代相传,融合了绘画、雕刻、印刷等多种艺术与技术,使得生活因蓝染而充满了美感与生机,表现了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得到民间集体的审美认同,是传统文化标志性的视觉符号之一。

< 1 > < 2 >

彩拷花布难在一个“彩”字,因其要保持“取之于草木,还其以自然”的传统环保染色工艺。丰同裕的工艺师们自主研发,如今已能从菊花、桑椹、桑树皮等植物中炼出各种颜色。 在乌镇景区的染坊内,彩拷花布引得游客纷纷驻足,几乎每天都有游客购买。不久前,一位日本游客现场看到这种中国传统民俗韵味十足的彩拷花布就爱不释手,当场以高出原价数倍的价格预订。美国一家大型玩具公司也闻讯赶来求购。这家美国公司的代表说,孩子喜欢将玩具放进嘴里,所以玩具布料最好是100%的食物染料。他们听说桐乡生产出了桑果染料布,公司就立马派人来洽谈,去年就下了订单。

中国染织艺术研究中心的成立,与中国民协副主席吴元新多年来的工作密不可分。吴元新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南通蓝印花布传承人。作为土生土长的南通人,吴元新是听着母亲织布的声音长大的,十几岁参加工作开始,就跟着师傅到乡下收藏蓝印花布。他在工厂里熟练掌握了每一道蓝印花布染织工艺,并开始学习设计蓝印花布纹样。1996年,吴元新创立了南通蓝印花布博物馆。

今年年初,在中国民协主席团会议上,吴元新提出了成立中国染织艺术研究中心和编撰《中国传统印染文化档案》的计划,得到中国民协主席团的高度重视。据记者了解,吴元新多年以来一直致力于传统棉纺织技艺、蓝印花布技艺、蜡染技艺、扎染技艺、夹缬技艺的研究工作,抢救保护了传统印染品、手工纺织品共计两万七千多件,纹样达十万多个,为中国染织艺术研究中心的设立奠定了坚实基础。这一行动直接呼应了冯骥才2006年在南通蓝印花布博物馆被中国民协命名为中国蓝印花布传承基地仪式上的设想:要不留遗漏的地毯式普查,对所有地区的蓝印花布从纹样到形式、制作工具、材料、程序与民间文艺相关的内容都要立档。

根据工作计划,中国染织艺术研究中心将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收集和调研,准备用八至十年的时间出版二十卷《中国传统印染文化档案》 ,主要研究内容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印染技艺类项目,通过对相关文献资料的搜集和田野调研,对传统印染文化进行整体全面的调查研究,立体式呈现我国手工印染文化,建立一套完整科学的传统印染文化档案。

这是一项庞大的工程,正如中国民协关于批准成立中国染织艺术研究中心的决定所指出的,需要广泛团结我国广大民间染织艺术传承者、经营者、管理者、研究者及爱好者与社会各界有识之士,积极开展中国民间艺术的传承、保护、展示、交流与传播工作 。吴元新表示,中国染织艺术研究中心将联合蓝印花布艺术研究所以及贵州、新疆、云南、浙江、江苏、山东等地的高等院校和非遗项目传承人,整合各方学术资源,有计划地完成为传统染织艺术立档的工作。

在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关于传统印染技艺的项目有:蓝印花布、蓝夹缬、苗族蜡染、白族扎染、维吾尔族印花布织染,覆盖全国广大地区。中国染织艺术研究中心的成立,显然已经不能再局限于某个染织品种、工艺的区域性抢救、保护、传承,而是抱有系统整体地修复和再现中华民族染织艺术这样一个宏愿。

有一种观点认为,在当前社会生活快速转型期间,传统染织技艺的瓦解与濒危势所必然,但与此同时,广受人们推崇的品牌无印良品却找上了贵州土布。我们也有理由相信,染织艺术研究中心应该像中国美院艺术设计学系主任郑巨欣所期望的:其研究的内容也不再完全定位于保护染织技艺的代代相承,而是以此为基础,着眼于更多可能的未来发展的探索。

本文由澳门新濠7158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归纳起来主要有印染、蜡染、扎染、拔染四种,

上一篇:最讲究的是戴香包,香包最早称容臭 下一篇:山东沂水民间还流传很多关于老虎的俗语,民间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