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车准时到达了南山站,我把同事阿文的老婆给
分类:神话传说

亡魂赴约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1

今天周末,晚饭时老婆杨月多炒了几个菜,杜江一个人啜完了白酒喝啤酒。菜越吃越冷,酒越喝越孤独,头又开始痛了起来。他拿着手机一遍遍地翻着电话簿,想找个朋友一起喝几杯。但是,在这个城市里,他想找个有空并且能说上话的朋友几乎没有。

借着微醺,杜江还是拨通了黄文的手机:“你大爷的,在哪呢?过来喝酒。”实际上,杜江知道黄文现在正在外地出差,前几天经侲州转车时,两人还喝得天昏地暗。黄文果然一直叫苦,说哥哥你饶了我吧,我明天还有事呢!”杜江不依不饶,大着舌头说:“哥想你了……不来不行!”说着就把电话挂了。过了半小时,黄文电话过来,说:“靠,订好车票了,K39685次列车,马上出发。6小时后大爷去收拾你,你可别躲你媳妇怀里啊!”

杜江咧开嘴笑了,看了下表,现在晚上8点,到凌晨三四点,就能跟那小子拼上一轮了。杜江带着谄媚对杨月说:“老婆,阿文晚点过来,你帮忙再弄两个菜吧?”正在看电视的杨月哼了一声,以示对这种酒肉男人的深恶痛绝。

正如杨月所鄙视的,男人间的友谊真的很难解释,腻起来比女人还缠绵。杜江和黄文从穿开裆裤一起玩到大,25岁那年,杜江到侲州发展,从此见面就少了。杜江在侲州也交了一些酒肉朋友,普通交际而已,喝多了,心里念的还是老家的人。有一次,他喝多了,挨个给老家朋友打电话,边哭边叫他们过来一起喝酒。撒了一通酒疯后杜江就睡着了,谁知道到凌晨3点多居然有人按门铃,杨月起床一看,天!黄文拎着两瓶酒站在门口,为了一句酒话,黄文居然连夜坐大巴赶了五百公里过来……

2

凌晨1点钟,醉醺醺的杜江守着电视机昏昏欲睡,突然听到敲门声,他跳起来打开门,过道的夜风吹得他打了个冷战,一擦眼,黄文正站在门口。赶了几个小时的夜车,黄文眼里遍布血丝,遍身风尘。杜江吓了一跳,说:“靠,这么快就到了?”黄文瓮声道:“火车开太快了。”杜江疑惑地盯了他一眼,虽说长时间的等待已经消耗了开始的热情,但黄文现在丧魂落魄的样子跟他打电话时的兴奋反差也太大了。他的身上混合着酒精和汗臭的味道,看样子在路上已经开始喝了。

黄文一屁股往沙发一坐,自个先灌了一杯酒,说:“江哥,喝吧,以后恐怕没机会了。”杜江摸了摸他额头,触手冰凉,说:“没发烧呀,说什么胡话呢?”黄文勉强笑了一下,说:“江哥,难得这么晚了你还在等我,今晚我们一醉方休,不过天亮我就得走了。”杜江皱着眉头说:“你今晚是中邪了?发生什么事了?对了,怎么满身泥水的,先去洗个澡吧。”黄文说:“没事,路上摔了一跤……那我去洗澡了。”黄文拿着衣服洗澡去了,杜江怔怔地看着黄文走向浴室,突然感觉他走路步伐僵硬,说不出的古怪……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杜江无聊地拿着遥控器换台,突然,一股冷气从他的耳垂迅速地爬到脑门上炸开!电视上正播放着突发新闻:本台消息:今日23:35,因连日降雨造成山体滑坡掩埋线路,由雍山市开往侲州的K39685次旅客列车,运行至西凉市境内时发生脱轨事故,机车及机后第1至9位车厢脱轨……目前,初步确认5人死亡、14人受伤,事故正在进一步清理中……现场惨烈的照片杜江无暇再看,他的脑海中不断跳跃着黄文兴奋的话:靠,订好车票了,K39685次列车,马上出发。

K39685次列车是21:00开出的,哪怕出事后黄文换乘别的交通工具,也不可能凌晨1:00到达侲州。那么,现在浴室里洗澡的黄文是“谁”?杜江的酒一下子醒了一半。黄文满身泥污,身上有着隐蔽的伤疤,他说是摔跤了,难道那一刹那激烈的撞击,黄文当成“摔跤”了么?只是,他潜意识里还记得朋友之约,在满目疮痍中站了起来,还没明白自己已经改变了“身份”,星夜赶到了侲州?

杜江瞄了一眼浴室,手慢慢地伸向黄文的旅行包,他偷偷拉开拉链,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包里,是黄文经常穿的一件白衬衫,只是已被鲜血染红。“他怕吓着我,还特意把出事的衣服换掉了。”杜江全身冰凉。他慢慢地拉回包链,突然听到黄文冰冷的声音:“你都看到了?”穿着白色睡袍的黄文站在浴室门口,眼神透露着绝望。

“我都看到了。”杜江紧盯着他,悲伤地说,“阿文,不要怕,不管你出了什么事,我们这辈子都是最好的兄弟。”黄文轻飘飘地在沙发上坐下,端起酒杯说:“江哥,今后我儿子你帮我照顾着。要不,我差不多走了吧,嫂子在家,怕她知道了害怕……”杜江拉住黄文的手,那只手无比苍白,已经失去温度,杜江的眼泪流了下来,说:“兄弟,再喝多点吧,谢谢你临走还来看我。”两杯酒重重地碰在了一起。

杜江不知自己什么时候昏睡过去的,是一声鸡啼把他惊醒的──因为留恋农村,他甚至在阳台上养了几只鸡。杜江努力睁开眼,看到黄文还在喝酒,脸色在灯光下白得剔透。杜江悚然心惊,按老家传说,刚死去的人灵魂还是游荡在人间的,意识强烈的人会抗拒这种结果,赖在阳间。而如果客死异乡无人引索的话,则会变成无主的孤魂野鬼。现在鸡已经叫三遍了,黄文却一点走的意思都没有,反而越喝越兴奋,越喝脸色越白,几乎都透明了。杜江佯装打了个哈欠,说:“兄弟,你慢慢喝,我先回房躺一会。”黄文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

回到床上,杜江轻轻地推醒杨月,附在她耳边说:“老婆,阿文在我们家,但他已经不是阿文了。”杨月酣睡中被弄醒,不耐烦地说:“我困着呢,别一喝多了就乱发神经!”杜江赶紧捂住她的嘴,压低声音说:“老婆,相信我,我没喝多,我说了你不要害怕,也不要叫,阿文是一个鬼!”接着,杜江把今晚诡异的事情前后说了一遍。听出不是酒话,杨月的睡意被赶跑了,颤声问:“那、那怎么办?”杜江说:“听老人说,死在外面的人,必须在十字路口给他点一盏长明灯,他就会抱着那团灯火飞回家乡。我们家不是有一盏煤油灯吗?我这就给他点去!”杨月抓住杜江的手,说:“你、你把我一人丢在家里啊?”杜江柔声说:“老婆,你放心,不管是生前还是死后,阿文都是我最好的朋友,他绝对不会伤害你的!”

看到杜江要出门,黄文警惕地站了起来,问:“你去哪?”杜江支吾着说:“烟瘾犯了,睡不着,我出门买包烟。”还好,黄文坐了下去,只是脸色更加阴沉。

出了小区门,晨风一吹,道路两旁的树林影影绰绰地飘忽着一些影子,杜江莫名地起了一身寒意,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是杨月急促的声音:“阿江,黄文出去了,你要小心点。”杜江吓了一跳,灯还没点,黄文这时候跑出来,如果被黑白无常拘了去,后果不堪设想。

杜江跑向十字路口,刚把灯放好,突然看到黄文拎着包,探头探脑地走出小区,这时,两边树林里突然扑出很多人,把黄文摁倒在地上。杜江赶紧点上长明灯,高举起来,大喊了一声:“兄弟,回家去!快点跑啊!”在他喊的同时,一辆疾驰而过的车辆把杜江轰然撞飞了,那个“啊”字同时在夜空响起……

3

三年后。

凌晨,杜江溜进房间,在杨月耳边悄声说:“老婆,阿文是一个鬼!”杨月紧张地说:“那怎么办?”杜江说:“老婆,你不要怕,阿文是我好朋友,不会伤害你的,我现在就去给他点一盏长明灯,照亮他回家的路……”

杜江无视客厅里黄文的存在,匆匆走了。杜江出门后,黄文和杨月急忙跟了上去,他们知道,走到小区门口后,杜江会痛苦地抱着脑袋,然后昏死过去,醒来后,才会恢复正常。这三年来每年都是如此。

三年了,每一年黄文都会来看杜江,杨月对他的怨恨也慢慢淡了。杜江在那场车祸中神奇地活了下来,只是,脑袋被撞后,仍顽固地保持着那一天的记忆。这几年来,杜江正常地生活工作,只是到了每年这一天晚上就会发病,让杨月多做几个菜,他要邀请黄文过来……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亡魂赴约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魂寄玉麒麟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一天,我要出差去青城办点事,有点急。去青城要在南山站转车,不凑巧的是,因为时间紧,赶上的车次都是晚上的。

00:26,列车准时到达了南山站,我匆忙买了去青城的票,去青城的K324次列车03:07分发车,还要等两个多小时,于是抓紧时间到候车厅休息。

南山站是个小站,眼下是淡季,候车厅里人不多,稀稀落落地坐在那里,有些昏暗的灯光照在大厅里,更显得冷清。

我买了份报纸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看着看着就有点困了,毕竟坐了大半天火车,又这么晚了,就靠在椅子上打起盹来。在我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人踹了我一脚,我猛地清醒过来,一睁眼,发现我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一个穿夹克的男子,见我醒来,他极不自然地把手放进口袋里,站起来走开了。“扒手”这两个字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我连忙检查我的提包,包底果然有道划痕,还好没有让他得手,不然的话我的那资料和证件丢了可就麻烦了。我回头,一个年轻人坐在后排,看来他就是刚提醒我的好心人了。

“刚才谢谢你了!”我感激地说。

他笑了笑说:“没什么,出门在外,互相照应一下是应该的。”他笑的时候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看起来很舒服,脖子上挂着一个玉麒麟。

跟车站工作人员反映了情况后我就和他聊了起来。听说我是去青城,他很兴奋:“我家就在青城。可是已经三年多没有回过家了……”我也是个长年漂泊在外的人,听他这么说不禁也有些伤感,明天似乎还是重阳节。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他低声叹了一口气,有些犹豫地问我,“你去青城的话,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要给家里人捎东西吗?”我问。

“嗯。”他点点头,有些期待地看着我。

我这个人一向是很豪爽的,更何况我和他一见如故。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说,能帮你的兄弟我一定帮!”

他从脖子上取下那个玉麒麟,慎重地放到我的手上。他的衣服很单薄,手凉凉的。

我有些吃惊,他怎么把这样贵重的东西就这样交给一个不明底细的人呢?

他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说:“我相信你的!我找了好久才找到一个能帮我的人……麻烦你帮我把这个带到青城柳县北村26号的那家,柳县北村很近的,从汽车站坐车过去20分钟就到,那家很好认的,门前有一棵大枣树。

“那是你家?”

“嗯,你就说是小三托你带来的!”他顿了顿说,”我叫李正华,小三是我的小名。不能够再孝敬老人,心里真的很愧疚。可是,人在外面总有些不得已的事,我也是身不由己啊!我真的感觉没脸回去见二老……”说着,他竟有些哽咽了。

我心里也变得沉重,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我安慰他说:“不用太伤心了,人生总是有起有落的。”这时候,候车厅广播响起了,“K324次列车已抵达本站,前往柳原、泸州、青城……的旅客请到检票口进行检票……”

“我要走了……你的事我一定帮你办好,兄弟,保重!”

“您走好!好人会有好报的!”

到青城已是上午10点多,我办完事已到下午4点,归程的票也已买好,是20日上午的─—这几天没日没夜地坐车,真的是太乏了,我准备在青城休息一晚。于是在汽车站旁边找了家干净的旅馆,房间在二楼,在窗前可以看到路口川流不息的车辆和行人。

突然想到了小三,从包里摸出那块玉麒麟,做工很精细,光泽也很好,拿在掌心凉凉的,只是那根红线不知道什么时候断了,还有些脏,看了看,我又匆匆出发了。

按照小三说的地址,我很快找到了那一家,门前的枣树叶子已经枯黄,院中的丝瓜藤也干枯地卷着,秋天的农家小院里,有了一些萧条的感觉。

我敲了敲门,走出一个老人:“你是?”

“您是小三的父亲李大爷吧?”

老人似乎有些惊讶:“是。”

我说明了来意,并递上了玉麒麟,老人颤巍巍地接过,一行老泪扑簌而下。

我看着有些过意不去。

老人看了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让你见笑了,一想起这孩子,我就……咳咳……不说了,来进屋坐坐喝口茶。”

老人进屋就招呼老伴:“来客人了,弄几个菜去,让小四去买点酒!”

我忙应着:“不用忙,我坐坐就走!”

“那怎么行!你帮小三这么大的忙,怎么也要吃顿饭嘛。你先坐!”盛情难却,我只好留了下来,其实我从小也是在这样的农家长大的,好久都没有吃过农家饭了。

老人家里并不是很宽裕的样子,老人端来了茶水,却也清香。

“小三这孩子命苦,从小就没什么好吃好喝的给他,可这孩子听话,又孝顺……咳咳……这么几年了,还是放不下啊!”老人言语里透着悲凉。

“其实小三也挺想家的,只是他可能现在有些事,不方便回来,才没能看您老人家的。”我安慰老人。

老人的脸上有一丝惊愕,他问我:“你跟小三是很好的朋友吧?”

“其实我们才认识不久的。”

老人端着茶杯的手抖了一下。

我便把我和小三认识的经过告诉了老人,听完,老人的脸色有些凝重。

晚饭做得很丰盛,虽然只有我一个客人,可是却炒了一大桌子的菜。吃饭的时候,我看见了小四,应该是小三的弟弟不会错了──他们长得很像,笑起来的时候露着洁白的牙齿,看起来很舒服,他的脖子上也有一个玉麒麟。不过小四明显地显得黑壮。“你和你哥哥长得真像!”我忍不住说,他似乎不是很爱讲话,只是笑了下。老人不停嘱咐着:“小四,给客人倒酒!”他家里人很热情,我们一边拉家常,一边喝酒,不知不觉我们都已有了几分醉意。

吃到差不多的时候,老人对老伴和儿子说:“你们先下去吧,我要跟客人谈点事情。”

他们都出去了,我有些疑惑地看着老人。

老人喝了一口酒说:“其实我知道你今天会来的,昨晚我梦见小三了,他说有人会带他回来。三年前,小三去了泸州,这孩子虽懂事可自小身体就不大好,那年在他回家的路上,也就是在南山站的时候,突然生病,在车站里昏厥了过去,等人发现的时候他已经去了……”

“你说的是小三?”我有些怀疑老人是不是有些糊涂了。

“没错,你不要怕,你不是帮小三带回了玉麒麟了吗?这麒麟本是一对的,是祖上传下来的,他们兄弟俩一人一个,从小就带着的。你帮他带回了他的东西,是帮了他,他不会对你有什么不利的,你有没有听人说过,玉是有灵性的?”

“似乎有人是这么说的。”

“对,这块玉他从小带到大的,自然也是和他的灵魂相通了。小三出事的时候是在车站,因为路途遥远,当我们赶过去的时候带回的只有他的骨灰了……”

老人抹了一把泪继续说道:“照我们这里的说法就是,小三客死他乡,在外面做了回不了家也投不了胎的游魂了。可是我昨晚梦见他跟我说,他走的时候,玉麒麟的带子断了,掉进了车站门口的花坛里,他的精魂就在这块玉里面,他今天找了个人帮忙带他回来……你这也算是救了小三啊,如今他魂归故里,没什么牵挂了,他也好去投胎了……你是我们家小三的恩人呀……还有,今天是九月初九,小三就是在三年前的今天去的……”

我听老人讲完这通话,惊异不已,却并不觉得害怕,这世上竟有如此离奇的事情,但如果小三不是人的话,我倒觉得这鬼反比人更可爱!

待我想起该回去的时候才发现天都已经黑了,老人留我在他家留宿的时候,我也不再推辞了,我明白他的心情。

第二天,谢别了李家人,我在回旅馆结账的时候,眼前的景象让我大吃了一惊:这里已是一片狼藉,原来昨晚半夜隔壁的窗帘店失火了,火苗蔓延过来,这家旅馆也未能幸免,由于楼道被堵,有4位客人在混乱中丧生了,其中就包括我隔壁的一位客人。

看到这一切,我不禁感到一阵心惊:假如我昨晚不是去了小三家,我会不会也是遇难者中的一个?还有,究竟是我救了小三,还是小三救了我?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魂寄玉麒麟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我叫蒋究,湖北人。我跟别人嘴里的湖北人不一样,我如我的名字一样,确实是个讲究人。做人做事,都相当讲究。因为我信一句话:做事讲究,才有成就;做人讲究,才能长久!可是最近我干了一件非常不讲究的事。我把同事阿文的老婆给睡了。我一直在反醒自己,为什么要干这种伤风败俗的事。他们因为没有小孩,一直在闹离婚。我为什么要趁虚而入呢?这是做兄弟该做的事吗?可是事情确实发生了。
  前几日,阿文突然给我打电话报喜:兄弟,我老婆有了,怀上了!
  我吓得脸都青了。难道东窗事发了?
  这得感谢你啊,兄弟!
  我更朦了。不知为何还要感谢我!难道他这是设套?
  晚上过来吃个饭!一定要过来啊!
  席间,我心跳一直超速。我小心翼翼地问阿文老婆:真的怀上了?
  她点点头。她的眼神告诉我,这事我脱不了干系。于是,我想溜,却不敢起身。
  来,兄弟,干一个!
  我端起酒杯,一口干了。
  要不是兄弟你,我怕我这辈子都没机会当爹了!
  我又拿眼瞟了一眼阿文老婆,她很镇定。而我的脸却在发烧,心快爆炸了。我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了。要杀要剐,随阿文处置了。我站起来说:兄弟,你说吧,你想怎么办!爽快点!
  什么情况啊,你这是!没喝两杯就醉了啊!我今天不是特意设宴答谢你吗?胡医生!你说的那个胡一刀!我去看了!嘿,没多久,我老婆就怀上了!我可以当爹了!兄弟,你就是讲究啊!我看了那么多医生,都没看好!这,都是你的功劳啊!来,再干一个!
  我悬着的那颗心,总算是落下来了。我抹一抹额头上的汗,说:咱做兄弟的,就得讲究,是吧。我能帮上你,我也就宽心了。
  又说:那——你们还离婚么?
  谁说我们要离婚啊!老婆,你说了?
  你不是不同意吗!
  然后我们一起笑了。笑得很畅快。只是各自的笑点不同。
  回家的路上,我在心里想,我干了一回不讲究的事,却救了一场婚姻。又想,但愿我帮兄弟造的是人,而不是孽。         

本文由澳门新濠7158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列车准时到达了南山站,我把同事阿文的老婆给

上一篇:那么您以前看过哪个照片呢【澳门新濠7158网址】 下一篇:突然路上传来一阵踏踏的声音,我正在发愁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