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路上传来一阵踏踏的声音,我正在发愁
分类:神话传说

谁多给我10万元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临近下班时,天突然黑下来,乌云挟裹着闪电,铺天盖地,狂风也像起伴奏作用似的,猛刮个不停。一场大雨马上就要来了。我和阿虎无奈地望望天,叹息着摇摇头。如果这个时候贸然回家,被淋成落汤鸡是在所难免的。

我正在发愁,阿虎不耐烦地对我说:“你发什么呆呀,不走我走好了。”阿虎说完,就骑着摩托车,消失在我的视线里。今晚阿虎要为女朋友阿芹过生日,他等不及了,不管有多大风雨。

阿虎刚走不久,一道闪电划破长空,紧接着,一声炸雷在头上响起,雨瓢泼一样落下来了。天更黑了,老天像是对人世间有天大的怨恨,惩罚似的把雨水泼向人间。我望着大雨直发愁。

过了一会儿,雨终于停了,这暴雨来得快也去得快。我也不敢耽搁,谁知道这雨等会还下不下?我骑着摩托车,也冲进湿漉漉的世界里。

来到中山路的十字路口,我发现路边有一片红色,在空荡荡的马路上特别显眼。我把摩托车慢慢停在红色的身边,才发现那红色是一位身穿红色连衣裙的女孩子,无助地躺在地上。看着女孩身边流淌的鲜血,和雨水混合在一起,正向四周溢去。我惊呼一声:出车祸了!

我抬眼四周观望,没有一部车辆,也没有一个行人。怎么办?本来我想一走了之,这种事情挨上并不是好事,万一女孩有个三长两短的,你是脱不了干系的——谁知道是不是你撞的?可当我看到女孩无助的眼神时,第一反应就是,赶紧报警!如果抢救及时,说不定女孩还有救。我毫不犹豫地拿出手机,拨打120电话。

女孩似乎很痛苦,感激地望了我一眼,她没能等到救护车来,一双美丽的眼睛就慢慢合上了。120的车来到后,医生马上给女孩检查。女孩已经没得救了,一缕香魂升上天国。民警简单地询问我之后,便指挥120人员把女孩抬上救护车,飞驰着向医院开去。

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告别了世界,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带走一点什么。我感叹着推着摩托车,仿佛这场车祸是我造成的一样内疚。要是我早一点到达现场,也许女孩就有救了。

回到宿舍,已是晚上9点多。阿虎喝得醉熏熏,踉踉跄跄地走进宿舍。人逢喜事精神爽,他得意地哼着歌儿,对我打了个响指:“我冲凉去了。”

这时,我突然发现阿虎的身后有个人影,跟着阿虎飘进了冲凉房。这是为什么?我揉揉眼睛,这绝不是幻觉。我跳下床,也想跟进去看看。但是,冲凉房的门关得紧紧的,我用尽了吃奶力,也没法推开那扇门。我只好站在外面干着急。

忽然,一个冰冷而悠长的声音在冲凉房里响起:“你本来是可以救我的,为什么丢下我不管?你有没有良心?”紧接着,听到阿虎大声叫唤:“不关我的事,不是我撞的……”

“你没有人性,为了给你女朋友过生日,无视一个生命的存在。你女朋友是人,我就不是人?要是你对我施以援助,我会死吗?你说,你说呀?”这回我听清楚了,是个哀怨的女声。

阿虎可能还想争辩什么,那个女声又响起来了:“我不会放过你的,今天先给你个教训,我和你没完……”

冲凉房的门打开了,一股冷气流从里面飘出来,顺着窗子,飘走了。阿虎脱光了衣服站在那里,一双眼睛因惊恐睁得又圆又大。

阿虎!我大叫一声,才把阿虎从惊惧中唤醒过来。“啊——有鬼!”阿虎叫了一声,迅速跳到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得紧紧的,浑身直打哆嗦。

“阿虎,刚才谁在和你说话?”我问。

“鬼……女鬼。她说要报复我。”阿虎颤抖地说。

“你醉了,净说瞎话,哪来的鬼。”

“真的,她说我、我见死不救,所以……”

我恍然大悟,刚才那个女声莫非就是昨晚……

“昨天晚上,我先走一步,在中山路的十字路口,我发现一个女孩躺在马路上,浑身是血。我知道一定是哪个缺德鬼肇事后,怕承担责任逃离现场的。女孩用微弱的声音向我求援,要我帮她报警。但你知道,昨天晚上是阿芹的生日,我能耽误吗?我看了她一会儿,摇摇头走了。可能她是死了,现在找我报复来了,怎么办呢?我完了,她那样子太恐怖了。”

“中山路的十字路口,那个女孩已经死了,是我报的警。其实,她也不能怪你,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安慰着阿虎,“你可能是心里内疚联想到某些可怕的事情而产生的某种幻觉而已。好了好了,睡觉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第二天早上,我们还没上班,阿芹就推门进来了。让我感到奇怪的是,门是我亲自拴上的,阿芹怎么能开门进来?哦,对了,一定是阿虎这家伙给她配的钥匙。这家伙,重色轻友。

我赶紧起床穿衣服,阿芹对我淡淡一笑,就坐在阿虎床上了。

就在阿芹转身的时候,我发现阿芹的红裙子裂了一个很长的口子,里面的白肉在我眼前晃动着。我赶紧转过身来,按照阿芹的性格,她是不可能穿着这种裙子出门的。我百思不得其解。

阿芹刚钻进阿虎的床铺,里面马上传来小两口亲热的声音。

我摇摇头,年轻人就是不一样,刚一见面就这么冲动。

突然,阿虎大叫起来:“阿芹,你怎么这么冷?”

“人家一大早起来,能不冷吗?”这是阿芹的声音。

“不,你不能这样,我,我……”这是阿虎的声音。

我再一次笑起来,为那亲热着的两口子。我走进洗手间,眼不见心不烦,要不,他们再制造什么声音来,我也是受不了的。

我出来后,阿虎的床上安静下来了,阿芹走下床铺,又对我笑了笑就飘走了——之所用“飘”字,是因为我发现她好像两脚不着地,飞也似的。

我发愣了很久才回过神来。刚刚的情景也许是幻觉吧?我甩甩头,冲着还赖在床上的阿虎叫道:“阿虎,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

阿虎没有回答,可能他还沉浸在刚才的温柔之中而不想起来。

“阿虎,走了吧!”我把声音提高了十几个分贝。阿虎还是没有回答。这回我火了:“你就知道亲热,工作也不要了?”我掀起他的床帘,要把他拉起来,却发现阿虎口吐白沫,人事不省。

这一吓非同小可,我赶紧叫其他寝室的工友,把阿虎送到医院去。

“我要和阿芹分手,不,是和鬼分手!不,是和阿芹分手……”刚刚清醒过来,阿虎就紧紧抓住我的手,语无伦次地说。

“什么阿芹什么鬼,你不要疑神疑鬼的。”我对阿虎说。

“刚才来的不是阿芹,而是那个女鬼,她想把我掐死。”阿虎又惊魂未定地说。“你看我的脖子。”果然,阿虎的脖子上有几道血印。

正说着,阿芹来,手里还提着一袋水果。她含着歉意地对我说:“让你辛苦了!”看到阿芹到来,阿虎惊恐得直往床上退。“别别别,你别过来,你这个女鬼!你别过来呀!天啊!”阿虎发出惊呼。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阿虎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就变成这样了?”阿芹一脸疑惑地问。

我点了一根烟,尽量稳定自己情绪,然后告诉她:“昨天晚上阿虎回来后,就有些异样,连我都感到奇怪。你到底是不是阿芹?你要是真的爱阿虎的话,请不要伤害他。”

“我不是阿芹?我伤害了他?你们在演什么戏啊。我知道了,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一旦想得到的东西得手了,很快就厌倦了。可恶!不过我告诉你,阿芹只有我一个,没什么假冒的,想抛弃我尽管说,不要强加一些罪名给我。就算我瞎了眼了。”阿芹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

看来这个阿芹不是早上那个,要不她的语气也不敢那么强硬。一想起真有可能是女鬼冒充阿芹,我的心就不寒而栗。

我只好告诉阿芹,今天早上在我们宿舍发生的事情。阿芹听完后,惊讶得半天合不上嘴:“早上我没来过,真有这事?”

这时,一直在一边旁听的阿虎愤怒地指着阿芹:“你别再装了,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妖精!”

阿芹本来就让那些异常发生的变故搅得心神不定,这回再听到阿虎对她无礼,一气之下,提着小坤包,就往门外冲:“阿虎,你会后悔的。”

阿芹走后,阿虎突然笑起来了,是哈哈大笑。“狐狸精,想来骗我?没门。”阿虎说完,跳下床来,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过了一会儿,阿虎突然对我说:“我想出去一下,别跟着我……”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谁多给我10万元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就在那个呕吐的农夫呕吐好了以后,他用袖子插了一下嘴边,头不自觉的转了过来,突然,他的瞳孔急剧增大,他发现离自己不远处的地方有一个白影漂浮着,白影一身白衣,白得吓人,白影的脸庞被乌黑的头发挡住,一时看不清真实。

好像知道他要经过那里,农夫手心出现了冷汗,但是还是紧紧的握住棍子,在快要到女鬼面前的时候,举起手中的棍子朝着女鬼打过去,女鬼看见这个动作好像很愤怒。

女鬼从空中猛扑而来,像是要把农夫当作猎物一样,农夫只能将木棍四处挥舞阻挡女鬼的攻击,但是没有用他的脸上最终还是被抓伤了,农夫看到女鬼那恐怖的模样吓了一跳,但是还是继续跑,后面的白影还是穷追不舍。

就在他将要爬起来的时候,那个女鬼猛地飘到他的面前,农夫整个人如同被电击了一般,好像浑身都不能动了。

这个声音将农夫吓了一跳,女鬼愤怒的朝他扑来,农夫转身就跑,但是女鬼的速度更快很快又追上了他,女鬼脸上狰狞,好像要把他吃了。

但是,他没有发现在山岭的某个山谷一只黑猫任然在看着他,然后抬头看着天空。。。。。。

用自己的手不断挣扎着,但是一切都没有用,女鬼好像是一定要杀了他。随着农夫的不断挣扎,农夫的力气越来越小,女鬼好像发现了这个,更加兴奋,仰头对天大叫一声,就在农夫不抱什么希望的时候,将要被女鬼掐死的时候。

而黑猫则是掉头回去村庄,好像刚才的是完全没有发生。

过了几分钟,农夫快接近村庄了,在这段时间,农夫差不多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没被女鬼抓住,此时,他向后一看,发现女鬼又没有了。

一天晚上在四川一座山岭上,当时月色朦胧,时不时一阵阴风飘过,空气中充满了一种诡异的味道。

但是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大吃一惊,这个女子居然脚没有着地,她的脚凌空飘着穿着一双白鞋,那几个农夫走着走着,马上就要到了一个拐弯的地方,路上任然是一阵踏踏的声音。

在转弯的时候,突然其中一个人停了下来,他趴着山坡呕吐了起来,但是前面的人并没有停下来,反而笑着说自己的酒量如何好。两个人又摇摇晃晃的走着。

现在居然碰到了。于是,他捡起路上的一根木棍朝着鬼影狠狠的打下去,但是并没有出现想像中的情况,就仿佛打在空气上,突然,女鬼愤怒的尖叫一声,整个地方都回荡着这个声音。

突然在路上一只黑猫突然出现了,在黑夜中,这头猫只有一个词形容,那个就是黑,不,是极度的黑,好像黑洞一般,多看几眼就要将你的魂魄吸走,更加重要的是,这只猫的眼睛发出一阵黑光。

但是此时的农夫却感到十分恐怖,不知道这个女鬼为何缠着自己,就在农夫想者的同时,女鬼从农夫的左边冲过来,用一双冰冷而又惨白的手抓住农夫的棍子,一头散发接触到农夫的身上,农夫感到了无与伦比的绝望。

立刻他回头向前面看去,害怕女鬼已经跑到前面去了,但是在前面也没有看到女鬼的影子,他很是奇怪,但是脚下的速度越来越快,就在一个陡坡的时候他忽然发现女鬼就飘在前面等他。

但是也得躲避只能对着农夫发出凄惨的叫声,此时不远处的村庄,在屋里睡觉的人好像听到了一声尖叫,但是没有多想。

虽说此时的他很恐惧,但是任然保留着人类的本能,突然,他向后爬了起来,然后转身跑了起来,他此时脑海中想的就是如何摆脱这个女鬼,但是就在他要跑的时候,那个白影又飘在他的前面。

突然路上传来一阵踏踏的声音,原来是几个喝醉了酒的农夫,这几个人边走边说着,一点也没有注意到在他们后面,有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魅影在他们的后面。

但是,这对于农夫来说,他遇到鬼了,他大叫一声鬼啊!然后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往前面跑,时不时的往后面看一下,突然,他发现后面没有那个白影,内心感到很纳闷。但是,脚下的速度并没有减少。就在他准备继续往前面跑的时候,令人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在他面前那个白影突然出现,他啊的一声整个人向后退了几步,一不小心摔倒在路上,嘴里不断的喊着鬼啊、鬼啊、鬼啊,希望前面的人能够听见他的呼叫,但是前面的人早就走了,他的呼叫是枉然的。

就在这个时候,农夫稍微看清楚女鬼的脸,只见女鬼脸上一片苍白犹如冰霜一样冷的吓人,两只眼睛空洞洞的完全没有活力,就像是黑暗中的岩石,眼角下边有流着血泪,一头的乱发随着夜晚的阴风飘荡着,给人一种渗得慌的感觉,农夫看到这个场景,好像完全定住了,想动却不敢动。

鬼姐姐新书推荐:【锁魂校园】【尸乡偃师】【云少鬼传

黑猫对着女鬼叫了一声,突然女鬼犹如雷击一般,整个人都好像受到了莫大的刺激,瞬间松开了农夫的脖子,整个人飘走。

他转身在跑又被女鬼挡住了,突然他的脑海中猛地出现两个词-鬼打墙。根据老一辈人说的鬼打墙就是鬼围着一个人,不管他怎么跑,鬼都一定会飘到他的前面挡着他,以前村里面就是这样传说的,但是那个时候他不相信。

此时黑夜任然是静悄悄的,但是却没有了那种诡异的气氛,过了好一会,农夫终于醒来,想着刚才的事。内心任然充满着恐惧,想也不想就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拼命的向着村庄跑去。

好像对那只猫很害怕,同时又充满愤怒,就在她要再冲向农夫,这只黑猫再叫了一声,这一声比刚才的一声更大,整个空气都好像凝固了,农夫此时早就吓晕了,这时女鬼的反应更加猛烈,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就远远的逃走。

本文由澳门新濠7158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突然路上传来一阵踏踏的声音,我正在发愁

上一篇:列车准时到达了南山站,我把同事阿文的老婆给 下一篇:他对这条裂缝产生了巨大的好奇心,二银不觉紧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