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地睡觉,如何看房
分类:神话传说

漏雨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真的是漏雨吗

午夜时分,蕉兰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她刚刚做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梦。梦里就是这栋房子,可是屋顶上伏了一个女人──确切地说,是一具女尸。那尸体惨白地瘫软在屋顶上,长长的头发乌黑地缠绕在突起的瓦片上。最可怕的是女尸流出的血,那些血已经发黑发滞,顺着房子的缝隙一滴一滴地渗下来,然后“吧嗒”一声,正落在蕉兰的眼睛上。

“天啊……”蕉兰全身颤抖。

打雷了,要下雨了。

蕉兰突然记起,房东说过:“这房子是漏雨的,就在卧室的右角。所以,下雨的时候最好在那里放个盆子。”

蕉兰急忙起身去找了一个盆子摆在那里。抬起头,可以看见天花板上有一片灰色的水渍,以及几道淡淡的裂痕。这裂痕让蕉兰想起了房东讲的那个故事──

以前,这里的房租并不是那么便宜的。后来降价,只不过是因为一个叫“杜诗妮”的女人。杜诗妮是一个单身的漂亮女人,她有许多不同的男朋友。私生活的放荡让楼道里的人都不太理她。再加上她住的是顶楼,更没有人关心她的行踪了,所以她出事之后并没有被及时发现。

是一个钟点工发现了已经死在卧室里的杜诗妮。这个钟点工常常来杜诗妮家里干活,一周来一次。所以,杜诗妮给了她一把钥匙,方便她进出。

那天,钟点工像往常一样打开门,她闻到了屋子里的怪味道。钟点工循着味道一找,就看到了那可怕的一幕。杜诗妮死时的样子非常诡异──她半蹲在墙角处,额头死死地抵着墙壁,双手紧紧地扼着自己的喉咙。她的脸色发青,面部表情僵硬而扭曲,嘴唇已经紫黑。法医断定她是五天前中毒而死的。

澳门新濠7158网址,那么,是谁下的毒呢?小区的保安调来了五天前的录像,录像显示:在杜诗妮出事的前后十天内,一个来找杜诗妮的人都没有。所以,警察断定,杜诗妮是自杀的。不过,在杜诗妮的家里并没有发现任何毒药的痕迹,杜诗妮也没有购买过毒药的记录。说杜诗妮是自杀,也是非常勉强的。

自从杜诗妮死之后,这房子就降价出租了。蕉兰是个刚刚毕业的穷大学生,这房子对她来说再合适不过了。

“吧嗒──”一滴雨轻轻地落进了蕉兰放好的盆子里。

漏雨了。

“吧嗒,吧嗒……”声音越来越密。她壮着胆子走近了盆子,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她看到:在那青色的塑料盆子里,一层发黑的血液正在积累着。

漏下来的,居然是血!

你的房顶上有一个人

“姐姐,姐姐……”伴随着声音,一只小手搭上了蕉兰的腰。

蕉兰低下头:那是一只惨白的小手,指尖有淡淡的青色,骨节很瘦削。蕉兰犹豫着回头,她看到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女孩披散着头发,额前的乱发挡住了一半眼睛,幽幽的光从瞳孔里射出来,像是野兽。女孩咧开嘴,其他五官却一动不动。虽然她在笑,可是更像是戴了一张面具。

“姐姐,昨晚你的房子上,趴着一个女鬼。”那个小女孩说,“她趴在房顶上,头发好长好黑,把脸都遮住了。”小女孩的眼睛定定地看着蕉兰,透出一种诡异的光。

蕉兰感觉全身涌起了一阵寒气,这时,一个中年女人走了过来:“晓墨,你又在这里吓人了吧?”

小女孩瞪着大眼睛对着蕉兰傻傻地笑着。

中年女人抱歉地对蕉兰说:“真是对不起。我这孩子精神不太好,总是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没事没事。”蕉兰挤出了一丝笑,心里的战栗却无法抑制。

中年妇女又对蕉兰说:“你是刚刚住进来的吧?我看着你面生呢。你住哪间?”

蕉兰报出了房间号。

“哎呀!”中年妇女诧异地睁大了眼睛,“那个房子可吓人了!前不久,我女儿晓墨,在一个下雨的晚上看见一个女鬼趴在那家房顶上。那个女鬼脸色惨白惨白,嘴角挂着一丝血!唉……我的女儿就这样被吓出病来了,一到雨天,她就犯病……”

蕉兰越听越害怕。

不一会儿,中年妇女拉着晓墨要走。晓墨刚刚走出几步,突然转过头来:“姐姐!我看见了,昨晚你的房顶上有人!”

蕉兰呆住了,冷汗一点点地流下来,思量再三,蕉兰决定把房东找来。房东叫“方环”,是一个很风情的少妇。她说:“蕉兰,这个房子其实真的不适合你这样的单身女孩子住,如果你想要换房子,我可以把钱退给你。”

“不,我只是想知道有关房顶上的事情。”蕉兰一咬牙,“有人看见房顶上有女鬼。”

“是的。”方环点点头,“有个孩子说,在杜诗妮死前的三五天,她在房顶上看见了一个女鬼。”

“除了晓墨,没有别人看见?”

“当然还有别人。只是,成年人都不会随便说出去的,怕不吉利。”

“这些,与杜诗妮的死有关系吗?警察没有调查吗?”蕉兰急忙问。

“警察才不管这些呢。警察只管活人,管不了鬼。”方环说,“再说,杜诗妮这样的女人没有任何亲友,没有人关心她的死因。”

“她不是有很多的男朋友吗?”

“是的,”方环的脸上显出了不屑的样子,“她是很放荡的女人,同时和许多男人交往。这些男人供给她吃喝,甚至还送给她非常贵重的礼物。我听说,她一年前傍上一个香港的古董商人,那个男人给了她许多好东西。”

你看到房顶上的人了吗

八月,连雨天。雨哗哗地下着,不顾一切地敲打着蕉兰的玻璃。而卧室上方的那片水渍,随着雨量的增多而不断地扩散着。一点点,一点点,那水渍的印子呈现淡红色,弥漫开来。在某一个傍晚,蕉兰突然发现:那片水渍渲成了一张鬼脸!

一个淡红发紫的鬼脸,看上去很抽象,但是狰狞可怖。只要蕉兰躺在床上,都会看到那片天花板上的鬼脸。更可怕的是,雨大的时候,房顶上漏下的雨水会落进蕉兰的盆子里,那些水依旧是血红的,浓浓的血腥气充斥着整个房间。蕉兰不敢去看那个盆子,因为盆子里的水会让她联想到自己的房顶。

如果,在下着雨的晚上,你家的房顶上伏着一个女鬼,你看不见她,可是你知道,她披着长发,身上流淌着不尽的血,而且这些血会顺着天花板的缝隙渗进你的屋子里,滴滴答答昼夜不息,你会不会害怕?终于,蕉兰忍不住了。她想在这个夜晚,真真切切地看一看自己的房顶。

外面的雨很大,路上只有蕉兰一个人。蕉兰的手电在雨里开了一条明晃晃的路,刷刷的雨映在这条路上,除此之外什么都看不到。蕉兰努力地让手电不要照得太远。因为,她怕在黑暗里突然看见什么。

终于到了能够清楚地看见房顶的地方了。蕉兰缓缓地举起手电,光束猛地照到了房顶上,光太弱,不能够看得太清。可是蕉兰依旧可以注意到那个黑影。那是一个人的形状,看曲线更像是一个女人。

此刻,她正伏在蕉兰的房顶上,黑黑的剪影一动不动,蕉兰努力地把手电晃了几下,微弱的光让她看到那个女人的发丝,像夜一样黑。原来,房顶上真的有鬼!蕉兰向后退了一步,一脚踏在了水坑里。她尖叫起米,转身就跑。

“呵呵……呵呵……”一阵奇怪的笑声从背后传来。

蕉兰小心地转过头去,手电正照到了一张白花花的脸,蕉兰差点把手电丢到地上。

“姐姐,你也看到了吧……”原来是晓墨,此时的她保持着那咧开的嘴形,诡异依旧。

“我……我看到了……”蕉兰颤抖着说。

“你看得太晚了。”晓墨笑道,“如果你早一点来看,你会看见那个女鬼在动呢。真的,一两个小时以前,她还在房顶上动呢。”

蕉兰突然想起了什么,“那你看清她的样子了吗?”

“没有,只是觉得她头发好长好长啊,嘻嘻……”晓墨笑着说。

蕉兰受不了,她转身要走。

突然,晓墨抓住了蕉兰的手臂,一种冰冷的触感蔓延到蕉兰的全身。晓墨一字一顿地说:“姐姐,如果你快要天亮的时候来,你也可以看见她在动……”

“天亮以前,女鬼也会动?你确定吗?”

“确定。”晓墨笑着说,“我总是看见她……”

雨还在沙沙地下着,可是蕉兰的心里已经换了另外的打算了。她觉得有些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漏雨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吧嗒,吧嗒声音越来越密。她壮着胆子走近了盆子,看到在那青色的塑料盆子里,一层发黑的液体正在积累着。

相关链接:如何找房


文/莫菲阳光

当我们好不容易通过各种渠道找到价格合适的房子,往往第一反应就是迫不及待的赶紧交定金签合同,生怕房子被别人抢走。

可当你大包小包住进去之后,才发现这房子不是这里有问题,就是那里有问题,令自己好不烦恼。那么,如何才能避免这种烦恼呢?

①如果房子是平房或者位于顶楼,看房时一定要注意看房顶,看看有没有水渍。如果房顶有水渍,说明雨季会漏雨或者曾经漏过雨,可以事先和房东说明情况,让他提前帮忙做好防水,避免雨季因此而烦恼。(如果你口才好,以此理由少交点房租再最完美不过。)

②一定要清点清楚房间内的东西,并且一一记录下来,以免将来彼此扯皮说不清楚。

我曾经就遇到过类似的事情,由于租房时房东只提供了木制的沙发,坐着不舒服,所以我特意做了两个厚厚的垫子。搬走的时候我没把垫子带走(因为是按照沙发的尺寸做的,带走也没用。),结果,房东居然问我沙发的垫子为什么只剩两个,其余的哪去了?

③如果合租,一定要了解清楚合租人的作息时间,否则你睡觉他活动,你活动他睡觉,不但彼此都休息不好,而且还会因此产生矛盾。

此外,对于水电煤气等共用的消费也一定要事先都说清楚,最好以文字的形式呈现出来。

④最好白天去看房,因为这样可以看清楚房间的采光情况。

⑤房子的位置最好距离车站步行15分钟以内,否则每天早上上班时间成本会很高,你必须早起很多。

找到一个合适的房子,住的会很舒心,这样也可以让在陌生城市的你增加一点儿幸福感。

晚上11:45

是一个钟点工发现了已经死在卧室里的杜诗妮。这个钟点工常常来杜诗妮家里干活,杜诗妮给了她一把钥匙,方便她进出。那天,钟点工像往常一样打开门,就看到了那可怕的一幕。杜诗妮死时的样子非常诡异——她半蹲在墙角处,额头死死地抵着墙壁,双手紧紧地扼着自己的喉咙。法医断定她是五天前中毒而死的。小区的保安调来了五天前的录像,录像显示:在杜诗妮出事的前后十天内,一个来找杜诗妮的人都没有。所以,警察断定,杜诗妮是自杀的。自从杜诗妮死之后,这房子就降价出租了。蕉兰是个刚刚毕业的穷大学生,这房子对她来说再合适不过了。

如何看房

我与台风曾有过面对面,但不是一个人,那种风雨交加,风肆虐,雨倾盆,我都感触过,但没有丝毫的害怕感,也许有人陪着!

你的房顶上有一个人

随风雨的强度增加,我感觉到顶部的某些东西掉到我的脸颊,我思考着,好像床的位置出现了安全隐患,我起来了,发现停电了,还好我还有充电宝!黑漆漆的,我检查了一下门窗,一切还好,口渴的自己又喝了一些水!看一下时间!

警察没有调查吗?蕉兰急忙问。

静静地睡觉!

蕉兰低下头看到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女孩咧开嘴,其他五官却一动不动。虽然她在笑,可是更像是戴了一张面具。姐姐,昨晚你的房子上,趴着一个女鬼。那个小女孩说,她趴在房顶上,头发好长好黑,把脸都遮住了。蕉兰感觉全身涌起了一阵寒气,这时,一个中年女人走了过来说:晓墨,你又在这里吓人了吧?

风雨的强度增大,房间出现多处漏雨,恐怖的风雨声,玻璃的咔咔声,门的吱吱声,屋顶铁板的嚓嚓声,一应俱全,我的恐惧感增加!我用颤抖的手换下睡衣,把笔记本电脑、被褥移到不漏雨的地方,拿所有的盆子放在漏雨的下面!胆怯地找到一个不漏雨的角落站着!思考着,难道昨天的中秋祝福可能成为遗言?好可怕!不知为什么感觉自己有些发烧!

除了晓墨,没有别人看见?

风雨依旧,屋中雨正在漏,不知自己还需在角落呆多久!

真的是漏雨吗?

我说,困了,睡了,明天再聊!

外面的雨很大,路上只有蕉兰一个人。蕉兰努力地让手电不要照得太远。因为,她怕在黑暗里突然看见什么。

凌晨5:30

蕉兰思量再三,决定把房东找来。房东叫方环,是一个很风情的少妇。她说:蕉兰,这个房子其实真的不适合你这样的单身女孩子住,如果你想要换房子,我可以把钱退给你。

此次不同以往,一个人,住在一个顶层是铁皮的房子里!

八月,连雨天。卧室上方的那片水渍,随着雨量的增多不断地扩散着。那水渍的印子呈现淡红色,弥漫开来。在某一个傍晚,蕉兰突然发现:那片水渍渲成了一张鬼脸!

我一动不动地在床的某一个角落看着手机,发了条朋友圈!我害怕,不敢起床,不敢去看看把门关好,只是静静地蜷缩着,感受着朋友的关心!

以前,这里的房租并不是那么便宜的。后来降价,只不过是因为一个叫杜诗妮的女人。杜诗妮是一个单身的漂亮女人,她有许多不同的男朋友。私生活的放荡让楼道里的人都不太理她。

朋友说,明天中秋,放假了,我们不要睡了,聊天直到天亮!

打雷了,要下雨了。

听着风雨的强度加大,有一丝害怕,看看刚发朋友圈的朋友,向他们发起消息,以来消除自己内心的恐惧!

小女孩瞪着大眼睛对着蕉兰傻傻地笑着。中年女人抱歉地对蕉兰说:真是对不起。我这孩子精神不太好,总是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中年妇女拉着晓墨要走。晓墨刚刚走出几步,突然转过头来:姐姐!我看见了,昨晚你的房顶上有人!

凌晨3:00

终于到了能够清楚地看见房顶的地方了。蕉兰缓缓地举起手电,光束猛地照到了房顶上,蕉兰注意到有个黑影。那是一个人的形状,看曲线更像是一个女人。此刻,她正伏在蕉兰的房顶上一动不动,原来,房顶上真的有鬼!蕉兰向后退了一步,转身就跑。

秒如年,时间过得好慢!和房东打电话,问房子的结实度?得到房东的安慰,看到朋友的评论,看到没有睡的朋友,向他发着消息,以减轻一个人的恐惧,和他聊着,他让我带上耳机听些轻音乐,我好像对此没有任何心思!和他闲聊着,我的心逐渐平静下来!尽管风雨依旧!

蕉兰忍不住了。她想在这个夜晚,真真切切地看一看自己的房顶。

有些意外我们无法控制,那就顺其自然吧!

雨还在下着,可是蕉兰的心里已经换了另外的打算。她觉得有些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

被台风叫醒了,感觉风大,雨疾!漆黑的房间,在床的某一个角落摸到了手机,看着时间,看着朋友圈中台风的消息!

当然还有别人。只是,成年人都不会随便说出去的,怕不吉利。

凌晨3:30

午夜时分,蕉兰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她梦见这栋房子的屋顶上伏了一具女尸。那尸体惨白地瘫软在屋顶上,长长的头发缠绕在突起的瓦片上。女尸流出的血已经发黑,顺着房子的缝隙一滴一滴地渗下来,落在蕉兰的眼睛上。

一朋友发来信息,快起床,下楼,去楼下呆着,安全些!他那知道我连起来的勇气都没有,并且风那么大,真不敢想象开门的场景!

不,我只是想知道有关房顶上的事情。蕉兰一咬牙,有人看见房顶上有女鬼。

不管如何,已经学会一个人面对!

蕉兰记起房东说过:这房子是漏雨的,就在卧室的右角。所以,下雨的时候最好在那里放个盆子。蕉兰抬头看见天花板上有一片灰色的水渍,这让蕉兰想起了房东讲的那个故事——

不知是台风走远了,还是我的心平静了,感觉风雨减弱了!尽管风未停,雨未止!

漏下来的,居然是血!

我仍然躲缩在房间的那个不漏雨角落,但是我已经学会的勇敢地面对,风雨声,好像海浪吹打着海岸的声音,那么有节奏感,自己好像住在临海小屋,尽情聆听自然的声音!

是的。方环点点头,有个孩子说,在杜诗妮死前的三五天,她在房顶上看见了一个女鬼。

我拨通了朋友的电话,我向困意充足的朋友诉说着我的现状,他安慰着我。他说,睡前想和你彻夜聊天,就是为了避免现在的害怕!我用紧张、害怕、不知所措的声音诉说着,问他我该怎么办?房顶会不会被吹跑?房顶会不会塌陷?我要不要去楼下?我的房子结不结实?……他用不是很肯定的语气安慰着我,又一再强调相信他,没事的!也许是风雨,信号没了!我更加害怕!我拿好一件外套,做好随时逃出去的准备,尽管我也不知道可以逃到哪里?现在能逃到哪里?这座城中村的楼房里,我只认识自己!

警察只管活人,我听说,她一年前傍上一个香港的古董商人,那个男人给了她许多好东西。

凌晨2:00

吧嗒——一滴雨轻轻地落进了蕉兰放好的盆子里。

凌晨4:40

姐姐,姐姐伴随着喊声,一只小手搭上了蕉兰的腰。

本文由澳门新濠7158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静静地睡觉,如何看房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二十岁便有机会名入三甲,阿蛮则将孤独芊带回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