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小孩就把蝴蝶结夹在了林烁的头发上,萧亦又
分类:神话传说

老人苗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1、父与子

萧亦觉得自己从小就像只被父亲萧持远圈养的宠物,只能活动在他眼前那块巴掌大小的地方,所有的事情都得按他的意见行事。吃饭只能吃七成饱,不许大笑不许碰冷水,不许跑跳,每天要按着他的要求吃钙片和各种维生索,长这么大都没有游过泳,也没有自在地逛过街,这跟宠物有什么分别?所以他很想结婚,有个属于自己的家。

这天,萧亦又一次提到自己想结婚的事,萧持远却若无其事地说:“感情是这个世上最靠不住的东西。何况你有先天疾病,发作起来会有生命危险,只有我才能照顾你。”

萧亦终于忍无可忍,大吼道:“你一直在骗我。我已经去医院检查过了,什么病也没有。你为什么不肯承认,当年把我从孤儿院领回来,就是为了让我复制你这可悲的命运,孤独自闭,没有喜好,没有朋友,没有婚姻,没有爱。你凭什么这么对我?”说完摔门而去。

萧持远目光复杂地看着儿子的背影,良久才喃喃自语道:“当年,我也问过同样的问题……”

几天后,一脸憔悴的萧亦坐在“旧日时光”咖啡店门口的伞椅下,向桌对面的人倾诉着自己的烦恼。那人叫报君知,是民间极富盛名的风水师。

静静地听完萧亦的话,报君知转过头看着他说:“听你这么说,你的家族真是非常奇怪。”

“是,我祖父很有钱,但却没有结过婚,后来从孤儿院领养了个孩子,就是我的养父。我养父成年后不知道为什么复制了我祖父的生活,从孤儿院领养了我。那年我虽然已经六岁,可是之前的记忆一点儿也没有了。”萧亦苦恼地用手搓着脸。

“那么小,没记住什么也不奇怪。”报君知依然漫不经心地回答。

萧亦面带疑惧之色地说:“懂事以后,我很想知道还能不能找到我的家人,就雇了几个私家侦探去查访,但是根本找不到养父所说的那间孤儿院。这几年,我的体质越来越不好,走快几步就心慌气短,整天无精打采,对了,有一次他喝醉酒,指着我反复地念叨着三个字。”

报君知低头摆弄咖啡杯,问道:“哪三个字?”

萧亦咬咬牙:“老人苗。”

“老人苗?”报君知一怔,终于坐正了身子,审视着萧亦说,“三天后,你还到这里来找我。”

2、转变

萧亦回到家里便开始收拾自己的衣物,这个家越来越让他感到恐惧,此时他宁可睡在街上,也不想再留下来。当他提着行李正要出门时,萧持远拦住了他。萧亦冷冷地说:“你的家产我不要,我只想去过我自己的生活。”

萧持远看着腕表,低声问道:“还记得你第一次来到这个家吗?”

萧亦点点头:“记得,那是三十年前。”萧持远意味深长地说:“准确地说,再过三个小时才满三十年。再等三个小时,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萧亦将箱子留在门口,很不情愿地跟着他坐到客厅的沙发上。父子俩谁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坐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当时针终于指向九点时,萧亦如释重负地站起身,大步向门口走去。突然,他感觉自己的脑袋一阵剧痛,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大脑里忽然间膨胀起来。他痛苦地呻吟着,双手捂住脑袋跌坐在地上,只觉得世界忽然间一片雪白,脑海中一些似曾相识的画面纷至沓来。终于,跌坐在地上的萧亦发出难以置信的低吼……

转眼三天过去,萧亦如约来到“旧日时光”。报君知早已经等在那里,但令人感到意外的是,萧亦与三天前判若两人,仿佛一切困扰他的难题都消失了。他剪短了头发,衣着光鲜地站在报君知面前,甚至连坐下的打算都没有,就飞快地从兜里掏出支票递过去:“这是付您的酬劳,我委托您办的事情到此为止。”

报君知并没有接,只是望着他淡淡地说:“怎么,白白付我这么大一笔钱,连老人苗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也不想知道了?”

萧亦的眼神一时有些躲闪,说道:“我现在过得很好,不想有什么改变。”随后,似乎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又说,“关于老人苗,我想那只是家父酒后随口一说。”

“是吗?”报君知轻笑,“你父亲随口就说了一个连风水师都不一定知道的冷僻蛊术。”

萧亦怔了怔,戒备地看着报君知:“先前那都是我与父亲之间的一点儿误会。如今,我已经想通了,您就不需要再过问之前的事了。”说完就快步离开了“旧日时光”。

几日后的一个傍晚,两个微胖的中年女人从萧家别墅走出来,一边走一边眉飞色舞地聊天。一人道:“我就说这家人脑子都跟有病一样,那萧老先生从来不愿意出门的人,前天突然一个人出去旅游去了。七十来岁了你说你一个人乱跑什么。”

另一个也附和道:“然后这老爷子前脚走,后脚他儿子就接了个小孩子回家,说是从孤儿院领养的。我看,没准儿是私生子,要不干什么趁他爸刚出门就急着接回家来。”

萧亦坐在客厅里的意大利牛皮沙发上,他面前的地毯上坐着个大约六岁的男孩。孩子的周围摆放着很多还未拆开的礼物,但他对礼物似乎完全没有兴趣,而是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萧亦。

萧亦柔声问道:“怎么了?不看看里面都有些什么玩具吗?”

孩子咬咬唇,迟疑地问道:“为什么我没有妈妈?”

萧亦似乎很厌恶这个话题,不耐烦地皱着眉:“你不需要妈妈,记住,这个家里永远只有我们父子俩。你会过得像个王子,想要什么就会有什么。所以,你要听我的话。”

孩子懵懂地点点头,顺从地坐在地上开始拆那些礼物。

萧亦的目光从孩子身上收回来,重新落在手里的一摞证件上。那是些房产证明和委托书。他已经决定要卖掉这里,移居到另外的城市。

这么短的时间卖掉这么大一栋房子并非易事,但报君知那双似乎能洞察一切的眼睛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萧亦的脑海里,令他寝食难安。他甚至觉得自己当初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这个错误非常有可能将一个尘封多年的秘密打开,因为据说,报君知这个人是从来不会让接手的事情变成悬案的。

3、老人苗

几天后的一个凌晨,萧亦所住的别墅里突然传来孩子尖厉的哭叫声。萧亦家的保姆都是小时工,晚上并不住在这里,萧亦闻声匆匆披上睡衣冲进隔壁的儿童房。

那孩子不知怎么从床上跌到了地上,双手抱头,一脸痛苦地在地上翻滚着。

萧亦虽然有些着急但是并不慌乱,他冲过去抱住孩子,搂在怀里安慰道:“不要紧,刚开始是这样的,等你长大几岁就不会再疼了。”

孩子却并没有因为他的安慰而平静,他不停地大声尖叫,并使劲地用小手捶打着自己的头顶。

突然间,萧亦大惊失色,只见孩子白嫩的额头上显现出道道凸起的血痕,头顶鼓出了一个拳头大的包。“这是怎么回事?”萧亦慌张地自语着,“当年我并没有这样啊。”

此时,孩子的哭声忽然停止了,小小的身体整个软了下去,额上状如裂纹的血痕越来越深。萧亦来不及再想,抱着孩子奔到客厅,拨通了急救电话。很快,门口传来门铃声,萧亦将孩子放在沙发上,跌跌撞撞地跑去开门。

站在门口的不是医护人员,而是报君知。萧亦曾设想过很多次这个场面,他觉得自己铁定会转身逃走,因为他很清楚报君知再出现时带来的是什么,但是此刻,他只是长长地叹了口气,心里泛起一种尘埃落定后的安然。

报君知闪身快步走进屋里,径直来到孩子躺着的沙发边,毫不迟疑地将手放在他的头顶,虚空地做了一个拔的动作。随着报君知向上抬起的手,那孩子的身形竟然迅速长大,很快由一个幼童变成少年。报君知似乎有些费力,顿了顿,重新用力,终于将一个东西从孩子的头顶完全拔了出来。跟在报君知身后的萧亦很清楚地看见,那是一棵通体雪白如同一把捆在一起的胡须般的植物,再看沙发上的孩子,眨眼之间身上衣服层层撕裂,露出成年人强壮的身体。

报君知将那胡须般的植物抓在手里,只见它的根系极为粗壮,底部已经分出三个如同小土豆般的块茎。“这么说,你们已经互相种植了三次了。”报君知略显惊讶,“你们不知道老人苗也是会生长的吗?这样连续种植,它会越长越大,直到将受种者的头完全撑破。”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老人苗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院长院长快开门

澳门新濠7158网址 1

今天的程诺有些过于嘴贱,不过这大概是因为他在强迫自己在跟方灵珊的斗嘴,从而减轻瞌睡虫的对他的袭击——他都快困死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早上发现自己睡在书桌上,而且困得要命,大概真的是梦游了吧。一周之前一宿一宿地梦到小姑娘,一周之后就要开始没玩没了地梦游了吗?

以前回孤儿院的时候,他都是刷微博翻朋友圈看小说度过这两个多小时,如果困的话就会在车上瞌睡一会,只不过一般他都睡得不那么死,否则被人偷走了包都不知道。可是今天,以及可以预见的以后都不可以在车上睡了,而且今天是最不行的——很简单,以前睡得太死最多丢个包,现在可是会丢人的——这绝对是字面意思。

让程诺庆幸的是,她今天貌似没有以前那么困,坐长途车的时候一直很有精神地跟程诺斗嘴。两人吵一会聊一会,各自分享一下从网上看的的段子或图片,总算是熬过了这两个多小时,在一个名叫“北兴村”的车站下了车。

孤儿院虽然名义上是在北兴村,不过却是在远离村民居住区的山脚下,宛如一个独立的世外桃源。实际上孤儿院和村子里的交流还是很多的,毕竟附近几个村子所有的孩子,都是在同一个小学度过的童年。而这里的孩子大多做过农活,没事徒步去一两公里外伙伴玩上半天,也是很平常的事情。所以孤儿院虽然看似孤零零地戳在村边,却从来不显得冷清。

因为孤儿院的地理位置,从车站过去的话并不会穿过村子,而是要走一段冷清的小路。这样一来倒是方便了正行走在路上的两人,比如方灵珊终于可以明目张胆地见一见天日,出来透透气了。

“啊——哈!还是乡下的空气好啊!”

“那个……咱们刚才路过的是一片刚施过大……农家肥的……”

“程胖子你闭嘴!不用你提醒,让我感叹一下不行啊?”

澳门新濠7158网址,“行行行……”程诺不由得呲呲牙,心想着让她坐在自己肩膀上是不是个错误,这家伙在耳边吼起来还真是够震撼的。

“真是的,非要招惹我不开心!”

“一会见到小孩子就开心了,比小萌还萌的那种。”

“对了,我是不是能看到你的青梅竹马了?”

“我哪儿有青梅竹马?”

“橙子啊!”

“橙子?那是我妹妹,不过要硬说青梅竹马倒是也不算错。怎么,想见她?”

“对啊,听你时说起她的事情,就特想看看是什么样的人。”

“那你看运气吧!”程诺一摊手道:“我高中快毕业的时候,橙子被人领养。现在偶尔会回来看看,今天在不在就不确定了。”

“领养?”

“对啊,有的人家没有孩子,就会来孤儿院领养一个,如果自己喜欢孩子愿意跟着,就顺其自然地领养走了呗。”

“那领养之后是不是要改名字?最起码姓要改了吧?”

“也是看孩子的意愿吧,其实最好的选择也是改个名字,这样也许能早一些忘记作为孤儿的身份。橙子是少数的那种领养后没再改名的孩子,不过她倒是在此之前不久改过,从‘艾澄儿’改叫‘程澄’,而且这个名字用到现在。”

“被领养的孩子应该是很幸运的吧?”

“是啊,其他没有被领养的兄弟姐妹,都挺羡慕他们的。”程诺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又貌似自言自语地补充道:“其实也挺舍不得。”

两人的交谈就这样沉默下去,一个低头走路,另一个坐在他肩膀上。极目远眺,这个月份田地里的玉米刚刚有膝盖那么高,所以也没人在地里忙碌。路旁偶尔会有几棵高大的杨树,走过的时候还隐约能听到鸟鸣,除此之外就只有悄然路过的风声。村子里的夏天并不应该这样安静,只是远离居住区之后才显得如此。程诺脚下的小路蜿蜒,抬头间已经能看到不远处,那淡红色的院墙和半开的镂空大门,以及隐约间几个跑来跑去的孩子。

两人靠近孤儿院大门口时,方灵珊早已回到了挎包中,通过手机摄像头看着外面。程诺还没有进门就被一群孩子围住,叽叽喳喳地跟他打着招呼。

“诺哥,你回来啦?”

“诺哥,这次怎么是早上回来啊?”

“诺叔,我这次考了双百,有没有奖励啊?”

“诺哥……”

“诺哥,橙子姐姐也回来了呢!”

“橙子回来了?”程诺一一回答着他们,虽然又困又累,但还是没有一句敷衍。不过当他听到有人说起“橙子姐姐”回来时,立刻精神一震。

“小石头,橙子是你叫的吗?叫澄姐姐!还有你们,诺哥哥刚回来累一路了,等他吃点东西再找他玩,都散开都散开。”还没等程诺多问,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传来。随着小孩子一哄而散,一个纤瘦的身影步伐轻盈地走到了程诺面前。一米六多一点的身高在程诺面前显得有些矮小,不过那配上那张白净的小脸却更显得可爱;一头长发简单地束成马尾垂在身后,前面露出光洁的额头;不论是鼻子还是嘴都小小的,搭配上一双杏核大眼睛,让她看起来有一种从漫画里走出来的感觉。

女孩站在程诺面前,原本白净的脸颊有些微红,丝毫不见刚刚“训斥”孩子们时的“威严”,轻轻地说道:“诺哥哥,累了吧?走,咱们先去你办公室。”说着便不由分说地一揽程诺的胳膊,带他走向了一栋平房。

“橙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两人在屋里里坐下来程诺便开口向程澄问道。从见到这个女孩起,程诺便觉得一阵舒爽,刚才走路的时候甚至都有一种轻盈的感觉,语气也不由得轻了下来。

“昨天下午就回来了,原本以为昨天晚上就能见到你,没想到现在才回来。”女孩的微微撅了一下嘴,语气中有着毫不掩饰的嗔怪。

“我这不是突然有急事嘛……”程诺不好意思地解释着,赶紧转移话题问道:“这次你能在家住几天?”

“这两天都在家里啊!”程澄说完看到程诺只是放下了电脑包,却还将挎包背在胸前,就伸手要帮他摘下来,嘴里还说着:“诺哥哥你不嫌累啊,还不舍得摘下来!”

“啊……我自己来自己来……”程诺不着痕迹地躲了一下,小心的将包放在旁边的椅子上,转头问道:“这周又不去你爸妈那边啦?”

程诺当然说的是程澄的养父养母,虽然他并没有见过他们,不过通过每次和程澄聊天,程诺能感觉到那应该是典型的慈母严父,以及他们所打拼出的那个有钱有爱的家。

“嗯……不去了,这周在家陪你们。”

“嗯?”程澄的语气有些不对劲,程诺听得出来她又隐瞒了什么。“是不是跟他们吵架了?”

“没有啊……真的没有,就是想你们了,在家里多住两天嘛。”

“你还能瞒得住我?”程诺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头,责怪地说道。程澄在那个家里固然幸福,但是她被领养的时候已经十三岁了,自然没有从小领养的孩子那样跟养父养母亲近;再加上她的年龄一直处在叛逆期,所以偶尔会跟养父养母吵架,偷偷跑回来跟自己哭。每次都是那边打来电话,得知她回了孤儿院就放下心,等第二天院长爷爷再叫人把她送回去——这种事情一直持续到院长爷爷去世才有所变化。

后来虽然程澄还会偶尔回孤儿院,不过逐渐长大的她已经不会再找自己哭了,只是说想大家回来看看而已。不过这小丫头从小就不太会在自己面前说谎,有一点隐瞒都能让程诺轻易识破。程诺看得出来,每次询问那边的情况时她都有些不自然,想必是又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吧。

“算了,有什么委屈一定要告诉我知道吗?”

“嗯……”程澄没有多说,只是低着头玩衣角。

“对了橙子,你学校在哪儿?从你上了大学我还没去过呢,下周我去学校看你吧!”

“啊?”程澄貌似被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说:“诺哥哥……你……你说什么?”

“我说,下周去学校看你。怎么,不行吗?”

“呃……行,当然行啦!不过诺哥哥你工作那么忙就不要去学校了,我周末多回几次家,咱们在家里见多好……是吧?”

“嗯?”程诺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于是坏笑着说道:“是不是有男朋友啦?”

“没有!”程澄仿佛被踩到尾巴一样,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不停地解释道:“诺哥哥我真的没有男朋友……真的!”

“好好好,没有就没有。”程诺赶紧安抚下自己这个小妹妹。不过他心里还真是松了一口气,程澄从小看着长大的小妹妹,虽然从来没有过私心,而且从领养之后就很少见面,但是想到她交了男朋友还是不禁心里一疼。

程澄貌似是怕程诺旧事重提,干脆也不再坐下,跟程诺说道:“诺哥哥你饿了吧?我去给你做饭!”

“不用,一会就该吃午饭了!别忙活啦!”

“没事,很快的!”说着,程澄逃也似的跑出了门。

“这丫头!”程诺无奈的摇摇头,开门望了一下外边,回到屋里谨慎地锁上了门。拿着挎包进了里屋之后,拉上了窗帘,将里面早已等得不耐烦的方灵珊放了出来。

“充电器带了吗,快快快,我手机没电了快给我充电!”刚从包里出来,方灵珊便大呼小叫地吩咐着程诺。趁着程诺忙碌的时候她便向四周看起来,边看便问道:“这就是你的办公室?话说你怎么会有办公室?”

“我怎么就不能有啊?其实我名义上的办公室是外面那间屋子,这是我睡觉的地方,只是平时我不习惯在外边,在这里放了个书桌当真正的办公室用。”

“呃……我听糊涂了,到底是卧室还是办公室?”

“这……”

“砰砰砰!”

程诺还没说话,外屋的门被人敲响,同时传来了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院长你可回来了……怎么还锁着门呐?快开门,有事找你!快开门快开门,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刚回来!”

领养

    阳光明媚的一个下午,孤儿院内的一棵大树下传来一个小男孩的哭声,其他几个男孩子围着小男孩,吵着闹着要给小男孩带蝴蝶结。

    其中一个小男孩开口说道:“林烁你长这么白,一定是女孩子,快戴上我给你的蝴蝶结发卡!”说着,那小孩就把蝴蝶结夹在了林烁的头发上。

    林烁哭着从地上坐起来,摘掉头上的蝴蝶结扔在地上:“哼…我才不是女孩子,我是男孩子。”说完哭的更大声了。带头的小孩嘲笑道:“林烁,你就是个爱哭鬼,一点都不像男子汉,跟小女孩一个样儿!”

    就在这时孤儿院大楼里又冲出来一个个子比他们都高的男孩,他跑过去把围着林烁的小孩们推开,把林烁护在自己身后:“你们不准欺负林烁,要是你们欺负他,我就告诉院长。”

    那群小孩子头头才不怕他的话呢:“苏黎世,你就是个跟屁虫,每次林烁被欺负你就来保护他,你是不是喜欢他啊。她是我的。”苏黎世并没有搭理他们的话,拉着林烁离开了人群。

    苏黎世把林烁带到两个经常坐着聊天的秘密基地。苏黎世带着林烁坐在草地上,那出口袋中的卫生纸帮林烁擦眼泪,安慰道:“林烁别伤心,以后我保护你,不会让他们再欺负你了。”,

    林烁哽咽着开口:“嗯。”

    苏黎世看着林烁:“我们一直在一起好不好。让任何人都欺负不了你。”

    林烁眼眶中带着泪,小声开口:“好。”

    那时苏黎世5岁,林烁4岁。

    两人在这个孤儿院里出了名的关系好,走哪儿都在一起,当初苏黎世被送到孤儿院的时候,那时林烁还没来。苏黎世每天都一个人,自从那天孤儿院又来了个没了爹妈的孩子,那孩子就是林烁。

    那时没人和苏黎世玩儿,林烁总是回去找苏黎世玩儿,两人自然而然的就成了朋友。那时林烁什么都不懂,过了大半个月,院长告诉林烁他的爸爸妈妈没了,以后将会有新的爸爸妈妈来带他回家。林烁哭的很伤心天天嚷嚷着要爸爸妈妈,苏黎世总会去安慰他。时间久了,苏黎世和林烁就彼此依靠着在这所孤儿院里。

———————————分割线————————————

    四个月后……

    孤儿院里来了一对夫妻,女人30了还没怀上孩子,前段时间查出来不孕不育,和老公商量后打算来孤儿院领养个孩子回家。

    院长把院内的所有孩子都安排到大楼里坐着,让这对夫妻看自己有眼缘喜欢的孩子。正好林烁和苏黎世坐在第一个和第二个。夫妻第一眼看到苏黎世感觉特别听话,特招人喜欢,思索了片刻夫妻两就决定好了。

    女人蹲在苏黎世面前,摸着苏黎世的脑袋,如一个母亲般温柔道:“孩子,跟阿姨回家好不好?阿姨带你上学买新衣服吃好吃的。”苏黎世望着面前这位温柔漂亮的女人,有些动心,看了看林烁,又有些不忍,他犹豫地告诉面前的女人:“我想要和林烁一起,我们说好了不分开的。”

    女人被苏黎世拘谨的行为逗笑了:“没事,两个人也可以一起回我们家,这样还有个伴互相玩儿。”说着女人拉着林烁的手问:“对吧。”

    林烁没有回答女人的话,反而看了看苏黎世,苏黎世对他点了点头,林烁这才点头同意道:“好。”

    这对夫妻带着苏黎世和林烁办好领养手续后,坐上车就回那个属于他们的家了。

本文由澳门新濠7158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那小孩就把蝴蝶结夹在了林烁的头发上,萧亦又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